steins gate;omega(第3局地)

发布时间:2019-05-05  栏目:澳门浦京网址  评论:0 Comments

-小冈伦,真由理的怀表好看吗?-哇哈哈,和机关的激光枪比起来真是太幼稚了。
-小冈伦,真由理的怀表好看吗?-看在LABmen面子是还是能为机关所用的。
-小冈伦,真由理的怀表好看吗?-哇哈哈哈,真是幼…….稚(血泊)。
-小冈伦,真由理的怀表好看吗?-好看,但是…….是坏的(血泊)。
………..
-小冈伦,真由理的怀表好看吗?-好看,人质的东西都是我的,哇哈哈哈哈。但是,是坏的。
………..
-小冈伦,真由理的怀表好看吗?-你活着真好。

这个世界或者说现在所处的世界是真实的吗?有的时候会这么想,如果是人是通过各种各样感知来判断的话,通过感知获取的信息的是否是真实的,或者说我的感知是否称得上是真实的。真实又是个什么概念,创造出了很多无法被认知到的词语,这就是人的愚蠢。

通宵刷完Steins Gate,还是忍不住敲下这些陈杂的心情。

看看眼前,菲利斯正在给天王寺绹灌输另外一个世界的信息。

也许是年代久远的缘故,Steins
Gate在SF上的设定给我的感觉是似曾相识。世界线的交织,不同时间点的起转承合,不禁让我想起了The
Butterfly
Effec和Predestination;无限Loop的情节,我仿佛看到了路明非面无表情的嚼碎一粒爆米花,等着奥丁的长枪刺穿荧幕,指向诺诺的宿命桥段。Steins
Gate的SF性在现在众多同质化的影视文学作品中,慢慢的被淡化。不过在2010年,这些设定绝对imba。

一天后,死于3000万年前圣战的战士会重生掀起第二次大战,那个时候,菲利斯就可以见到死去的哥哥了。”

非常喜欢Steins
Gate的OP,混浊闪烁的画面,压抑的黑色基调下掠过一幅幅立绘,又在旋转的巨大齿轮中迅速溶解,破碎。光影散乱,怀表的指针永续的loop。Christina站在表盘中央,伸出手,那些零落的时间碎片汇成洪流,奔涌在她的身后。

为了增加真实性菲利斯哭了出来,虽然知道是装的但是看到她现在这副泪眼朦胧的样子让人有些不忍。

数十亿もの 鼓动の数さえ

等等,我这个疯狂科学家怎么可能会有那种情绪,难道说这是精神攻击,不愧是菲利斯差点中了她的圈套。我连忙把手机附到耳边,“是我,最近的秋叶原很不太平啊,刚刚我受到了来源不明的精神攻击。嗯。我现在已经没事了,看来最近要小心一些。嗯,知道了。El
psy congroo”

あなたには 瞬き程度の些事な等级

“那个时候菲利斯也可能因为哥哥的原因陷入危机,凶真,到时,你会帮助我的吧。”

过去に囚われて 未来を叹くも

菲利斯含情脉脉地看着我,我连忙在心中组织好语言后调整了语调应对突然转向我的矛头。

尘一つ 误算を许さぬ必然

“菲利斯,即便是我也无法在那种残酷的战争中保护你。”

铃羽倚在墙角,移了轴的单车靠在一边,彷徨的眼神看着角落的留白。重重人影的后面,留未穂收起脚尖,淡漠一瞥,随即溶化为浓墨消散。这不到两秒的镜头,却是Steins
Gate最触动我的画面。横跨61年的执念,在别人的生命中不过是转瞬;写满失败した的信纸在阳光下吹动,最后拖着的长长一笔像是献给世界那冗长而沉寂的余音。

“怎么会这样!”

这是生命所不能承受之重。

菲利斯站起身跑向我不大的空间中她几步便跑到了我的身边,“难道说,精灵大战时的伤还没有好吗?!”

凶真同样如此。

精灵大战是什么……

飞驰而过的黑白画面,凌乱仓促的线条,勾勒出他生命里那3000多次,6000多天,20多年,一遍遍见证真由理的生命被定格的时刻。那中二的“设定”,也渐渐磨平了棱角。

“是啊。菲利斯。啊!我的伤口,因为那场战争的原因。”

又一次陪真由理回Lab时,面对真由理忧郁的关切,凶真却再一次中二起来。

我装作很痛的样子捂住胸口弯着腰。

“我在研究怎么对付机关的方法,哈哈哈哈……”

“啊,啊啊啊啊啊啊!”

何时,中二也变成了一种奢侈?屏幕上的凶真嘻嘻哈哈,回复到“真实”的凶真。大谈机关,拯救世界,和真由理一起开心的侃着。但这个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凶真!凶真!凶真!!!!!!”

中二,不过是一张面具,隐藏自己的内心而已。

“菲利斯和冈伦的感情真好啊。”

“奇怪,真由理的怀表停了,明明刚上过发条的……”

“是啊,可恶的冈伦,现充爆炸吧。”

凶真第无数次听到那梦魇一般的话,但仍要固执的改写命运。他发疯的冲向呼啸而来的汽车,就像The
Butterfly
Effec里的伊万,也许世界线上的自己就是一个bug,想要debug,那就牺牲自己。

真由理和桶子的谈话声传入我的耳朵,脑海中出现那个时候遇到的很像铃羽的人。这个家伙严格意义来说也是一个现充,无论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么漂亮的人会喜欢桶子,根据指压师的情报那个人说过喜欢熊一样的男人,可桶子除了体型之外没有像熊的地方吧。而且桶子好像还会说出一些变态的话,面对一个只能通过字符和社交网站上那些无法辨别真假的信息构成的人可以有这种忍耐力实在是个好人。

怀表的碎片在空中停滞,真由理在最后一刻推开了凶真,只留下一句话:“真由理……终于帮上凶真的忙了。”

我站起身用力地甩出手臂指向桶子。

世界线的收束决定着真由理注定的结局,唯有世界线变动率超过1%,到达β世界线,改变这一结局。而到达β世界线,就意味着自己所爱的人,助手,Christina将成为那具倒在血泊中冰冷的尸体。

“桶子!你没有资格说那样的话吧。”

这是一个电车难题,一道永远没有最优解的方程。凶真努力20年,终于看到可以拯救真由理曙光的时候,却悲凉的意识到,如果成功了,身边的Christina也将不复存在。

“哈?”

可以说,Christina是凶真能够一直坚持逆转的精神支柱,每一次时空跨越,Christina都无条件的信任,默契的配合着他,这份情愫,是凶真无论如何也不愿割舍的。

“你不是也有一个女友吗!”

就像大话西游里的至尊宝,不戴紧箍,救不了紫霞;而戴上紧箍,就意味着与紫霞永远分别。

“我和阿万音氏只是朋友而已。”

Christina最终选择了献身。凶真近乎咆哮着喊出女武神计划启动,中二的台词掩饰不了他的内心。在他按下Enter的瞬间,Christina从门外闯入,向他喊出最后一句话,可惜凶真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

听到“阿万音氏”我弯起嘴角摆出揶揄的脸。

β世界线,风平浪静。可是Labmen
no.004却再也无法到来。所有人都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出现过,以及在他们生命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阿万音氏啊,我还什么都没有说啊桶子。”

除了凶真。

“啊!”

凶真是幸运的,拥有着Reading
Steiner,可以不断修正着过去;但他也是不幸的,因为Reading
Steiner,注定他成为一个孤独的观测者。那些发送完D-Mail的人,忘了过去,心满意足的活在自己的幻想乡之中,而凶真,却只能在煎熬里一遍遍轮回。

汽水罐砸中了我的头,是桶子的攻击。

不禁想到迟卉在《归者无路》里的一段话: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